今天是
亚游集团ag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临沧人民在抗战中的贡献

时间:2019/2/22 9:50:22| |作者:方娜|点击数:

 

临沧人民在抗战中的贡献
 
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的一次残酷考验,国难当头,无数的炎黄赤子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面对敌人的屠刀与铁蹄奋勇反抗,前赴后继走上前线抗击日寇,最终挽救了中华民族,取得了抗日战斗的伟大胜利,为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从1942年日军侵占了缅甸开始,畹町、芒市、腾冲、龙陵相继沦陷,日军先后多次入侵耿马、沧源、镇康一带,烧杀抢掠强奸妇女,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对临沧人民犯下了沉重的罪行。由于日寇压境,临沧由抗战的大后方变成了硝烟弥漫的前沿阵地,中国抗日远征军和其它抗日部队大批入驻临沧防守,临沧各族人民积极参军、组建游击队、筹集抗战物资,万众一心投入到抗日斗争的滚滚洪流当中,共同谱写了保卫家乡、抵御外侮的历史篇章。
全民一心,同仇敌忾
抗日战争爆发后,临沧各族人民群情激愤、同仇敌忾、全民行动,纷纷以各种形式投入到抗日救亡的当中。各县先后抗日救国会、抗战救援会、民众抗日救国会等各抗日救亡组织,走上街头教唱抗日歌曲,书写抗日标语,设立病员收容所,组织群众捐钱捐物,发动从军抗日。临沧的子孙庙、三教寺、三清宫等道长相继捐资购药,上山采药煎煮送至收容所,医生与善心人士也免费施诊,精心护理,求助了不少伤员。缅宁中学(旧址位于今临翔百树广场)还组织了“缅宁中学义勇军”,开展军事训练,枕戈待旦准备随时奔赴抗日前线。各学校读书不忘救国,严格开展军事训练,大批中学生投笔从戎,踊跃报名参军。
当时的临沧随处可闻“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歌声和“好铁才打钉,好男要当兵。好钢用在刀口上,好女要嫁抗日军!”的歌谣。发起了临沧第一个以抗日救国为宗旨的文化组织“警钟社”,临沧人民还创作了《缅宁中学义勇军军歌》《我们站在南汀河畔》《战时青年歌》《送郎出征》《英雄少年歌》等歌曲和诗歌,组织演出话剧、独幕剧、街头演讲、诗歌朗诵,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累累罪行,传播进步思想,反映人民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尤其是彭桂萼、韩国梁、马其文等人写了大量振奋人心的抗日歌曲和铿锵有力的抗日诗文,彭桂萼历任过缅宁中学教员、缅云师范学校校长、省参议会常务议员、缅宁县县长,组织成立了“警钟社”,他写的抗日诗歌先后发表在全国各地的报刊上,是一位使用诗歌武器的文艺兵,他的诗歌以民族解放为主题,在西南边疆的抗战文学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冲上前线,挥戈杀敌
在生死存亡危难之际,临沧人民同仇敌忾,集中了一切人力、财力、物力,不分阶级、民族、长幼,共同团结御侮,凝聚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批又一批临沧儿女从戎参军,走上抗日前线,大批学子、独子、女子自愿报名参军,其中有十三、四岁的少年郎徒步千里追赶部队,只求入伍报国、英勇杀敌,其中沙场捐躯者不计其数,有在台儿庄6天连升3级的1077团代理营长肖祖惠;有曾参加武汉会战、长沙会战负过伤的,在湖南前线打落敌机一架受《中央日报》登报表彰的上尉连长王树荣;有受军部和云南省政府表彰公祭的台儿庄英勇殉国“勇冠三军”的英雄团长董文英。临沧千余健儿参加58军、60军和远征军,在血战台儿庄、南京、武汉、长沙、松山等战役中流血流汗。8年抗战中共计有2万余名优秀儿女战斗在抗日前线,其中将军9名、校官88名,在各地战场上留名和不留名的英雄不胜枚举。
组织民兵守卫家园。在临沧沿边各地建立佤山人民自卫总队、耿沧抗日支队、班洪抗日自卫支队等抗日游击队,配合国民革命军对日作战,驱逐入侵孟定的日军,在中缅边境一带开展游击战,侦察敌情,破坏敌人前进的交通路线,打得鬼子晕头转向。这些抗日游击武装虽然没有受过专门的军事训练,武器装备也基本上是各地土司、头人部落自筹的“万国牌”或是土枪土炮,但为保家卫国无所不惜的英勇决心浩然正气表现得淋漓尽致。今天,耿沧抗日支队中队长宋国玺手书的“以戈待敌”(岩刻)、“泰山石敢当”(岩书)仍在宣示着临沧儿女勇战日寇的大无畏精神,宣示着临沧一带抗日军民保家卫国的巨大决心。
全民竭力,共援抗战
为保障抗战的所需物资,临沧人民出钱出力,积极筹备粮草,募捐献金,驮运支援远征军驻境部队和当地自卫武装游击队。在临沧驻防的远征军、自卫武装和民族游击武装合计约50000名和数千匹军马,吃、用基本都是临沧各县人民负担,当时“重军驻扎,米贵如金”,临沧各族群众节衣缩食、紧勒腰带,保障军需供给,不完全统计,短短4年之中全区共支援抗战粮食1413.04万公斤,国币401.8万元。其中女学生董凤霄不仅报名参军且变卖家产作抗战经费,博得“捐产从军”之美誉。耿马土司罕裕卿捐献抗日救国金100万银元引起轰动,与孟定土司罕万贤一道在重庆受到蒋介石的接见。当时临沧各地的交通极其不便,运送粮食、弹药、伤员都只能靠牛马驮送和人力挑运,几乎每天都有数千民夫在羊肠小道上辛勤运输。据不完全记载,缅宁县(今属临翔区)为运送抗战物资出民夫31105名;凤庆县民夫运粮数万人次,驮马20000多匹次;云县运送军粮135万公斤;镇康县(含永德)每天出民夫2000名以上,骡马3000匹以上。
1938年,日本封锁我国国际交通运输,阻止其他国家的援助物资进入,为保障战略需要,打通西南国际通道保证运输,开始修筑、抢修滇缅铁路、滇缅公路、保云公路、弥遮公路及境内5个抗战飞机场,为此各县共出动民工228014人、折工9120560个,组织民间驿运队30多支、有运输骡马3000多匹,向群众募捐银元5万多元、募捐粮食17640吨。单是1943年5月赶修永德德党抗日机场就组织1500名民工,耗时5天5夜。
在修筑滇缅铁路这项大型工程中,临沧各族群众每户出民工1人,总数不少于6万余人。因食物匮乏,民工难以维持生活,由于主副食费得不到按时按量的领取,断炊的工地只能找野菜,芭蕉蕊,采大白花熬粥充饥。加之铁路沿线全部沿河谷瘴疠之域,民工被毒蛇猛兽咬死者不计其数。不少民工致残丧生,据不完全统计,死亡人数达1000余人,伤病无数。当时无推土机、起重机等现代机械,几乎都是用的人挖、人拉、人挑、人推的人海战术,工具落后,就是在这样种艰难的情况下,临沧人民与各地来的民工一道,仅用了两年半就修筑完成了滇缅铁路从昆明到孟定边境一线的铁路路基和公路便道,至1942年4月日军占领缅甸时有的路段连枕木也已运至路基沿线,直待正式铺轨,后为防止日寇沿着路基大举进犯又组织民工进行全线毁路,前前后后所耗人力、财力、物力及工时不计其数,十分巨大。
抗战时期临沧各族人民已是倾其所有,有时甚至包括牺牲一人、一家的生命支援抗战,镇康(含今永德)县政府在1945年末呈省公文中记述“本县至缅甸退却,即沦为西战,据点但是大军云集,境内人民疲于运之协助,民力耗尽自抗战迄今,迁徒逃亡者约4000余户,因协助军运之协助而死亡者数千人,自抗战迄今,本县损失人口三分之一以上……。”
临沧,虽地处边疆,不是抗日的主战场,但也是防御日寇在滇西受阻后企图向南突破的重要防线,更重要的是,临沧人民始终用坚强不摧的顽强意志、不屈不饶的民族精神,不顾生死走上抗日前线,倾其所有支援抗日驻军,顽强投身抗日斗争,用铮铮铁骨和钢铁意志与全国人民一道,共同奏响了中华民族抗日斗争的伟大乐章。